从“可判十年”到“缓刑释放”——记一次成功的辩护之旅

发布日期:2017-01-12    【字号:  


收赃物或成同犯  若定罪可判十年


案情

陈某与钟某系配件生产厂家分别派至南京江宁某汽车生产企业的协作人员,二人在该汽车生产企业工作期间相识。2012年4月,钟某在生产车间盗窃汽车配件时被保卫人员当场抓获,其后供认将赃物出售给了陈某,陈某经保卫人员通知后到达现场,并如实交代了收购赃物的行为。2012年6月,公安机关以涉嫌共同盗窃将二人逮捕,2012年7月,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

共同犯罪是指共同犯罪人在参加共同犯罪时,其犯罪行为通过共同的犯罪故意相联系,共同犯罪人的行为与犯罪结果之间具有因果关系,这是共同犯罪人承担刑事责任的依据。按共同犯罪人在共同犯罪中的分工不同,可分为组织犯、实行犯、帮助犯和教唆犯。

认定陈某、钟某涉嫌共同盗窃,首先应证明二人具有共同的盗窃故意,其次,应证明二人在共同盗窃中的分工。

初步境况

侦查期间,陈某委托的辩护人以涉嫌共同盗窃为前提为其提供法律帮助,并与公安机关沟通,降低了部分涉案金额。公安机关《起诉意见书》最终认定的共同盗窃的金额为28990元

1998年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盗窃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三条 第(二)项的规定,个人盗窃公私财物价值人民币五千元至二万元以上即为“数额巨大”。

2013年4月4日起施行的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

《关于办理盗窃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一条将盗窃公私财物价值“数额巨大”变更为三万元至十万元以上

由于本案检察机关起诉于2013年1月,根据《刑法》第二百六十四条的规定,如被认定为共同盗窃,陈某可能被判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会嫌犯遍阅案卷  聘名状力挽狂澜


经陈某家属委托,本所(江苏法德永衡律师事务所)宋章龙律师接任其辩护人。在多次会见陈某并仔细阅卷后,宋章龙律师发现,公安机关在侦查阶段获取的证据不能支持其对陈某所涉犯罪性质的认定。

首先,钟某的多次供述未明确承认盗窃前与陈某进行过犯意联络,相反,钟某多次表示:1.因为陈某自己经营汽配销售,只是曾经暗示过其可以偷点配件卖给他,而钟某自己也想偷点配件卖点钱;2.每次陈某都是按约定的价格付款,而非等到赃物销售后再分配赃款。

其次,警方制作的《辨认笔录》中明确记载了钟某将赃物出售给陈某的内容。

第三,尽管受限于法律常识的缺乏,陈某对其行为的性质并无清晰的认识,但从与陈某会见中了解的情况及陈某的供述来看,陈某并未明确承认与钟某共同盗窃,陈某在接受讯问过程中被问及“你们事先有无商量”时虽然回答过“有的,我们说好了,他偷来我去卖,卖的钱他拿80%,我拿20%”,但陈某表示,他所说的“商量”,是指他从钟某处收购赃物的价格,而不是“商量”如何盗窃,只是在被讯问的环境下未能表达清楚,而不是承认参与共同盗窃。

因此,公安机关取得的证据不能支持二人系共同盗窃的认定,陈某的行为符合《刑法》第三百一十二条关于明知是犯罪所得及其产生的收益而予以窝藏、转移、收购、代为销售或者以其他方法掩饰、隐瞒的规定,应为涉嫌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

最终结果

宋章龙律师将上述观点形成书面意见提交公诉机关,并与公诉人进行了多次沟通,公诉机关两次将案件退回公安机关补充侦查,但未取得新的证据。最后,公诉机关采纳了宋章龙律师的意见,以涉嫌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对陈某提起公诉。

2013年1月,南京市江宁区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以犯盗窃罪判处钟某有期徒刑六年三个月,罚金人民币二万五千元,以犯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判处陈某有期徒刑一年四个月,缓刑一年六个月,罚金人民币二万元。陈某被当庭释放。

律师感言

谈及这起一波三折的案件,宋章龙律师认为:正确认定嫌疑人行为的性质在刑事辩护中具有极为重大的意义;无论是公检法等司法机关还是律师,在实际办案过程中,万万不可对“定性”问题随意为之,务必仔细揣摩,三思后行。

Contact us 南京市湖南路1号凤凰广场B座(西门)19楼
    全国电话 : (+86) 25-83657365 / 传真 : (+86) 25-83657366 / E-mail : fdyh@fdyh.net
Copyright ©1980—2016 江苏法德永衡律师事务所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苏ICP备09094868号 Designed by EP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