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江湖——法律人话江湖

发布日期:2017-01-03    【字号:  

笔者毕业后稚气未脱,喜欢看些武侠题材的动漫、电视和小说,比如国漫中的《秦时明月》和《画江湖》系列、前期收视冠军《琅琊榜》、堪称经典的《天龙八部》等,其中各色人物在江湖里演绎爱恨情仇,情节着实令人神往。


但从事法律工作后,再细看这些江湖纷扰,越发觉得不同。我们沉浸在农家六堂纵横误斗、御灵团涤除灵徒、琅琊榜中哈姆雷特式复仇、六大派围剿光明顶等场景中体验酣畅淋漓的痛快时,却忽视了识别这些行为的合法性。 



 一、江湖乱法


虽然古代阶级歧视严重,但古代的人也是人(其生命权多少也是要保障的,不然谁来纳税服劳役),不是在剧中随随便便死了了事这么简单。通过查阅资料,笔者大致总结了古代刑律关于上述行为的一些规定,其多见于“七杀”。七杀之名始见于唐律,宋、明、清沿袭未多变,其中包括:

谋杀、劫杀、故杀、斗杀、误杀、戏杀、过失杀。

简略解之:1、谋杀,指二人以上合谋杀人。2、故杀,指故意杀人。3、劫杀,指劫夺囚犯而杀人。4、斗杀,指在相互斗殴中杀人。5、误杀,指有杀人故意,但对象错误。6、戏杀,为本来无杀人的意思,而以杀人的行为作游戏,而致人于死。7、过失杀,即因过失而致人于死。

触犯这七类的行为是要适用死刑,但存在因为符合某些伦理规范,可能不会被判死刑的情形,在我国法制史上有恤刑、春秋决狱以及八议等。

以古代刑律推知,所谓自持江湖名门的六大派惩恶扬善铲除邪教,在光明顶围剿魔教实为斗杀,说白了就是六个民间组织群殴名为明教的社会团体。斗杀必然要定罪,随随便便死个人,这些帮派都是吃不了兜着走的。作为该事件的发起者六大派,才是具有严重社会危险性的社会组织。

在琅琊榜第十六集中,梅长苏为保蒙挚在禁军中的地位,指示甄平出面平息暗患。甄平以青衣剑客身份连败数位卓鼎风招来的高手,且只伤他们的手腕敲山震虎以儆效尤。此行为在动机上虽是好的,但本质却已构成刑律中的伤害罪。甄平同志在此事件中担当打手为从犯,而我们敬慕爱戴的梅宗主在幕后出演主犯的角色。在该剧最后,梅宗主“教唆”靖王爷逼宫改判赤焰一案,其行为活脱脱就是策划谋反危害皇权,乃十恶之首,这罪责够让我们的林殊哥哥死好几遍了。如此大的罪行,如没有靖王殿下、言侯等左右扶持,巡防营在背后以武力暗中输出,小殊的羸弱身躯单靠区区江左盟肯定是顶不住的。

再如,以宋朝为背景的天龙八部中,乔峰一掌葬了阿朱的青春按律当为误杀,或可流三千里。从行政管理角度说,宋朝已沿袭了隋唐形成的严密的户籍管理制度,基本是三五年进行一次户口大检查。且不说死因,单单就是死了一个人,官府也都是要登记的。阿朱香消玉殒后有关部门没有排查登记,实在令人费解。除开阿朱姑娘,在乔帮主手上的人命官司也是不少的。但整部天龙中乔帮主似乎一直都是“逍遥法外”,赚足眼球且享誉中原。更不提那个古灵精怪的阿紫,为了嫁给杀姐凶手要死要活,身体力行“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的箴言。

小说中贴近现实的人物设定比如 “万里独行采花大盗”田伯光,出场便称自己被通缉,还算懂点王法。但最后田伯光被不戒和尚逼入佛门,算循了因果报应。但田伯光在寺庙这种古代的高级俱乐部落了户,而官府竟然没有比对发现采花大盗,令人匪夷所思。要知道在古代出家是要经过考试,及格后颁发“度牒”才能上岗。说白了做和尚跟我们做律师一样,要考执业证并需登记备案后才能混口饭吃,并不是剃刀几下青丝全落就能四大皆空。更何况出家也是文化人的行当,比如到崇圣寺出家的高级知识分子大理保定帝段正明。绿林好汉多少是由于家庭条件重武轻文,没资格也没资本玩进宗教圈子的。现代出家更是要求严格,欲受戒出家的人,除了要拥有虔诚恭敬且正确的信念之外,尚须:

 1.父母亲或监护人的同意许可;2. 四肢齐全;3. 五官端正;4. 无传染性严重疾病;5.无债务缠身;6. 没有违法犯罪;7.年龄不小于7岁;8. 精神健全;9. 心理健全、正常;10.须本人自愿。

所以小说中那些英雄好汉为除暴安良或逞一时之能后怕吃官司随便削发为僧,落发为尼确实误导了一大波吃瓜群众。不仅让老百姓对寺庙宗教法产生错误的理解,而且还可能让他们把寺庙归类为洗黑逃难的不二之选。

七杀里有减刑的例外规定,比如斗杀的一方行为性质上是正义而且符合朝廷倡导的伦理价值观,那杀人者也可会被减刑或者判令无罪,如报杀父之仇。再如身份上的特权,比如丈夫打死妻子,主人打死奴婢等都是可以减刑但不致判死刑,在元朝还有烧埋银的制度等等,但以上诸场景均不适合。

二、今法江湖


笔者尝试以我国现今施行的法律对上述行为进行浅析。在当今社会,想进行有组织的社会活动需要向有关部门进行登记,根据《社会团体登记管理条例》的规定,一般社会的组织成立需要向县级以上地方政府民政部门进行组织登记,之后还要按照章程宗旨和合法的业务范围进行合法活动。如若无登记且行为,很有可能被认定为非法组织乃至黑社会组织而遭到“封杀”。

现今国家机器的配置较为完善,遇到大问题后进行私力救济并非明智之选,公力救济才是我们首要和理智的选择。从行为性质上看,江湖帮派的火拼情仇可能就是聚众斗殴、寻衅滋事或扰乱社会秩序。情节轻微的依法想象竞合后故意伤害,重者就是故意杀人。更极端点说,不合法的行侠仗义即为故意伤害、故意杀人;劫富济贫本是盗窃;替天行道、建立帮派势力干扰国家治理更是企图颠覆国家政权,万万要不得。都是出来混的,谁都不容易,实在有说不过去和不懂的,可以咨询律师嘛。

由上,这些行为的性质已然比较恶劣,从量刑上说结果更是会出乎常人的意料。因为我国刑法以罪刑法定、罪责刑相适应及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为原则,那些义薄云天、两肋插刀的江湖帮主很可能因数罪并罚后判处死刑立即执行。毕竟作为老大要以主犯的身份扛下众多小弟的命案,主审法官想有心给个死缓都不可能,且大侠们的行侠仗义并不是法定的脱罪情节。这样一来,江左梅郎、洪七公等豪杰侠士貌似该荣列重点关照名单了。

小结一下,电视小说中的内容是以民间法和江湖道义为基础将情节铺陈开来。他们的做法符合同态复仇的传统理念,以内部人士自觉践行为主,但于法确实有失偏颇,值得推敲。从法理上论,民间法是要与国家制定法相一致才会被承认并产生作用,且不说是否会被上升为国家意志变成制定法。撇开其中的文学色彩,我们欣赏的大部分武侠题材的影像等资料都可以称为社会群体性暴力事件。



三、江湖本画


在一天匆忙的工作中后,大家都会想愉悦一下解解乏。我们需要酒神文化帮助自己将身上背景设定给忘却,调整状态清空压力。一种半乌托邦的江湖让我们在恩怨中宣泄libido,在爱恨情仇中代入感情,为他们义愤填膺、为她们垂泪,正是一杯红酒配电影。如果移情江湖能够让自身得到舒缓,不失为一个减压的好办法,但切不能映射到现实,更不能欲练此功。

所谓江湖,就是一种圈子,可大可小。但走进法律的圈子,各种较真会接踵而至,笔者仅以专业角度用消费者的身份对上述行为作出些许分析。江湖本就是一幅画,你方唱罢我方登场;人一走,茶就凉,管它周详不周详。倘若处处锱铢必较,那么法学的偏执症将会抽离这个时代的娱乐精神。

疯癫闲扯,资料论断不全恳请指正。如有雷同,不胜荣幸。

注:感谢西政法制史方向的马林华师姐葛向玉师妹提供的相关资料、建议。

Contact us 南京市湖南路1号凤凰广场B座(西门)19楼
    全国电话 : (+86) 25-83657365 / 传真 : (+86) 25-83657366 / E-mail : fdyh@fdyh.net
Copyright ©1980—2016 江苏法德永衡律师事务所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苏ICP备09094868号 Designed by EP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