慎言错案追责——写在聂树斌平反之后

发布日期:2016-12-07    【字号:  

题记:我们坚决反对非理性的司法追责,“罪疑惟轻,功疑惟重。与其杀无辜,宁失不经。” (语出《尚书•大禹谟》)的原则已经错失在聂树斌身上,不能继续错失。


昨日,最高法院再审判决宣告聂树斌无罪。这桩持续21年的冤案最终得以昭雪,随之而起的是向当年办案人员追究问责的呼声。网络上甚至不乏“处死办案人员”的极端言论。对追究司法人员责任的态度,我们在《司法人员应该因错案被追责吗?——由冯志明案看司法追责》一文中已经鲜明地阐明,对聂树斌案中的这一问题,我们仍然坚持一贯的态度:必须对“错案追责”的声音保持警惕。


链接:司法人员该因错案被追责吗?——由冯志明案看司法追责


侦办人员违法侦查,审判人员枉法裁判,出入人罪、炮制冤案的,当然应当被追究责任。但过失办了错案与故意炮制冤案必须区别开来。囿于办案水平和技术手段,公安机关把案件搞得“八分像”。而当时适用的1979年《刑法》、《刑事诉讼法》还没有引入“无罪推定”、“疑罪从无”、“排除合理怀疑”等审判规则;外加当时“从重从快”、“专政工具刀把子”的刑事政策,审判人员径自宣告聂树斌无罪恐怕更难得到法律支撑和舆论支持。以聂树斌案今天的审判结果去衡量二十年前审判人员的责任,是对前人的苛求。



那么,把聂树斌案搞的八分像的公安侦查人员应该被追责吗?从再审判决书中可以看出,聂树斌母亲等对当年侦查人员“刑讯逼供”、“隐匿、销毁证据”的指控也得到了最高人民法院的正面回应:由于证据不足,相关指控不能成立。如果将来发现证据,证实有人故意销毁证据,搞过刑讯逼供,他们必将会因为自己炮制冤案的罪行承担责任。但如果查明侦查人员的责任仅仅在于工作能力不强、工作态度毛躁,导致案件办错了,那么,尽管当年获得的荣誉定然要遭褫夺,因功获得了升迁也要得到纠正, 但也只能停于斯,止于斯了。


然而,聂树斌案中仍然存在需要被追责的情形。从透露的情况来看,聂树斌沉冤21年之久,很重要的原因是原办案机关在发现错案线索后,不仅未能积极、主动地重启案件侦查,反而拒绝、阻挠,甚至是人为干扰案件的复查。对自承真凶的王书金威逼利诱,对力推纠正的郑成月打击报复,他们的行为令人瞠目,他们的目的昭然若揭。如果不对此严肃处理,就对不起聂树斌以生命为法治文明付出的代价。


司法活动有其自身规律和技术,对冤假错案,尤其是错案是否必须“零容忍”?加强责任意识,提高办案质量是必须的,但过于严苛的责任追究不仅无益于促进错案的主动纠正,也与司法活动自身的规律相悖。“真理往前一小步就是谬误”,更何况个别“错案追责”的不理性声音正在企图迈出危险的一大步。


Contact us 南京市湖南路1号凤凰广场B座(西门)19楼
    全国电话 : (+86) 25-83657365 / 传真 : (+86) 25-83657366 / E-mail : fdyh@fdyh.net
Copyright ©1980—2016 江苏法德永衡律师事务所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苏ICP备09094868号 Designed by EP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