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德杂谈|枯井救儿与梁启超割肾

发布日期:2016-11-18    【字号:  

日来,河北蠡县发生的事情,大体感动了亿万国人。
据报道,11月6日上午11时许,河北省保定市蠡县鲍墟乡中孟尝村6岁男童聪聪不慎掉入约40米深的枯井中。事件发生后,周边保定、肃宁、高阳等地的爱心人士自发赶来救援,有的开来挖掘机、推土机等救援车辆,有爱心团体送来食品、御寒衣物、开水等,沧州蓝天救援队、村民自发组织的救援队、蠡县各乡镇等社会救援力量也参与到救援中。11月10日23时,聪聪被救援人员从井底找到,但已经没有了生命体征。至此,这场牵动了许多人的救援行动,在持续107小时后宣告结束。
一个农民家庭的小儿,因其不慎掉进了枯井之中。社会各界花了大力气救援,当地政府、公营事业也真正地动了起来。可惜天不遂人愿,我们仍然要和这个可怜的家庭一起面对生命逝去的悲痛。结局固然遗憾,但救援过程中的光景,约莫可以赶上文明世界的高度了。

社会各界自发出动大批挖掘机参与救援
有论者常以为,兴师动众地救援小人物是域外才有的西洋镜,此乃大谬之言。“出入相友,守望相助,疾病相扶持”(《孟子·滕文公上》),不单是古圣贤的谆谆教诲,更是中华传统社会的价值垂范。我们的文明,正是秉承着这样的精神,一脉相承,代代而传。
当然,在过去的一段时间内,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传统的屋脊被摧毁了,坍塌的废墟上却未能如愿筑起新的广厦。我们仿佛看到司马迁所讲的那个“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史记·货殖列传》)的世界就在眼前。万幸,大家总还是存着向往文明的心肠,丢掉的好东西,正在被一步步捡拾回来。
但重建比摧毁要来得困难。蠡县的事情到最后,也发生了一丝不快。风传小儿的父亲殴打参与救援的救护车司机,甚至还被扣上了“医闹”的帽子。无耻,寒心,愤慨,诸如此类词汇一度掩埋了数十万土方堆砌的救援光辉,东郭先生似乎又一次遭遇了中山狼。
且不论打人事件是否为真,谈到这里,笔者想起来梁启超。梁先生是个闻人,就连其去世,都留下了一段公案。相传梁先生死前得了一种怪病,尿血,但查不出个所以然。多方就医无果,梁先生被送入北京协和医院,这家当时最好的西医院手术。医生讲梁先生的左肾有毛病,要割掉。手术以后,梁先生的尿血仍未止住。一打听,友人告曰:割错了,误将健康的右肾以为病变的左肾割掉。家人大怒,欲延聘律师提起对医院的告诉。梁先生急止住,道:吾国医院能开刀割去人之肾脏而人不即死,此乃天大进步,吾人何能告状以止医学家之探索勇气欤?言毕未几,梁先生便死掉了。

梁启超相片
梁先生昔日之态度,对我们看待今日之事件,无疑是值得镜鉴的。曾几何时,达官显贵、国际友人,人命关天的文明准则似乎只在他们身上试验。而如今,一个农民家庭的小儿,得到了社会自发的无私援助,政府部门更是郑重其事,再加上千万万陌生人的关心和支持。试想,若打人事件为谣言风传自不必说,即使千真万确,如今救援一事已显示出此等文明进步,难道不值得我们尽力鼓与呼么?个中瑕疵,不应该给予善待么?
当然,笔者主张的善待并不指向乡愿。是非曲直,仍须辩明;惩恶扬善,不能慢怠。但是非之间仍有情、理,从事法律工作的经验让笔者深膺于陈寅恪先生讲治学的一句名言:应具了解之同情。了己了人,推己及人。这种态度,不惟治学,更兼论事,都是须坚持的。我们的道德重整和文明进步正处于且将长期处于负重前行的阶段,了解到这一点,有这点同情心,就可能认同:每一个进步,都值得我们鼓吹,每一个插曲,都可以理解看待。

Contact us 南京市湖南路1号凤凰广场B座(西门)19楼
    全国电话 : (+86) 25-83657365 / 传真 : (+86) 25-83657366 / E-mail : fdyh@fdyh.net
Copyright ©1980—2016 江苏法德永衡律师事务所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苏ICP备09094868号 Designed by EP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