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和生命引发的思考:劝酒者不承担责任吗?

发布日期:2016-11-10    【字号:  
背景:11月4日晚上9:40栖霞区迈皋桥长营村一辆红色轿车连撞7车,在公交站台将一对等车的母子撞倒在地,伤势严重被送医抢救。报警后122迅速到场,据悉司机承认酒驾已经被警方带走。男孩9岁姓朱,今天刚参加完三年级期中考已经死亡,母亲(市民传言腹内有胎儿)抢救无效死亡。据了解当时肇事车辆是一辆红色雪佛兰轿车,撞了一辆行驶中的白色小车后逃逸,沿途又撞多车后撞了公交车站两人后撞树才停下,其中三辆车损毁严重。

痛心!痛心!!痛心!!!11月5日晚上,南京又发生一起令全国人民痛心的酒驾事件,句容县民政局前副局长朱某驾车在南京迈皋桥连撞七车之后,最后撞到母子两人,孩子9岁,男性,当场死亡,他的妈妈经医院抢救6小时,仍然撒手西归;市民传言腹内还有二胎。

一个家庭算是被彻底毁了。朱某自己也被彻底毁了。他这下肯定要承担刑事责任了,很可能参照判例被判无期徒刑,并处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最低也是以危险驾驶罪判刑。须知,他也有家,有老婆有孩子。
【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一十五条: 放火、决水、爆炸、投毒或者以其他危险方法致人重伤、死亡或者使公私财产遭受重大损失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
一个值得特别关注的细节 
据报道,这里还有一个细节。朱某饮酒结束之后,曾电话呼叫代驾,但代驾不知何故最后表示不肯来,于是他决定自己开了。
朱某是句容人,驾车来南京饮酒,想必有同饮之人;但被警察抓获之后问他和谁一起饮酒的?他居然不肯说。


我国法律禁止酒驾、醉驾源于七年前的张明宝醉驾案。此人于2009年12月23日醉酒后在江宁区岔路口连撞9人,导致5人死亡,还有一名女性被害人腹中怀有一个即将出生的胎儿!这一事件激起了全国人民极大的义愤,引发了一场全民大讨论,他本人最终以“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被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据悉当下在苏州监狱内服刑。

正是本案与当时同样引起严重关注的四川孙伟铭案(2008年底醉酒后无证驾驶导致惨烈车祸,造成四死一伤的严重后果,被以“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广州黎景全案(2006年9月16日,酒醉后驾车造成两死一伤,先以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立即执行,后被改判以“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导致了惩处酒驾、醉驾的法律出台,各地交警开始查酒驾、醉驾。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醉酒驾车犯罪适用法律问题的意见》:“行为人明知酒后驾车违法、醉酒驾车会危害公共安全,却无视法律,醉酒驾车,特别是在肇事后继续驾车冲撞,造成重大伤亡,说明行为人主观上对持续发生的危害结果持放任态度,具有危害公共安全的故意。对此类醉酒驾车造成重大伤亡的,应依法以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定罪”
张明宝案之后,另一起惨烈交通事故让南京再次成为全国的舆论焦点。那就是2015年6月20日,王季进驾驶一辆宝马车,在南京友谊河路与石杨路路口,连撞一辆正常行驶的公交车和一辆同样正常行驶的出租车后,又撞上了一辆正常行驶的马自达车,导致马自达车上两人当场死亡。王季进惹下塌天大祸之后,弃车逃跑至300米开外,被民警发现后抓获。


此案引起巨大争议的是,在随后的刑事诉讼过程中,检察机关提交司法鉴定,而鉴定结论表明王季进患有“急性短暂性精神障碍”,不但引起被害人家属强烈质疑,也直接导致“急性短暂性精神障碍”这种精神疾病被称为“南京病”——成千上万的网友,以此恶搞南京市司法机关,质疑南京司法的公信力。此案后来因舆论的激烈反应和被害人家属的强烈不满而进入重新鉴定程序,结果目前还不得而知。
这个案件与众所周知的鼓楼区法院初审判决的彭宇案相结合,还促成了一个网络用语的诞生,那就是“南京法官”,凡是发生引起网民们广泛关注和不满的案件,不论是发生在北国哈尔滨,还是发生在南方的天涯海角,也不论是发生在西陲边疆,还是东海岛屿,他们就会说“南京法官判的?”真的令人哭笑不得。
这次轮到南京的法官们好好表现下了。
假设与朱某同饮的人最终被找到了,对于朱某承担不足的民事赔偿责任,这些同饮者要不要承担民事责任?我们的观点就斩钉截铁一个字:要!不如此不能警戒招饮者和劝饮者。
招饮、劝饮这种恶习是需要法律强力干预的时候了。
数人共同饮酒,其中一人醉酒后受伤甚至死亡,同饮者负赔偿之责的司法判例,已经屡见不鲜了。例如下面这个案例就很典型:
判例一:张某与李一、李二系工友关系,相约到李一家吃饭喝酒。三人上桌饮酒后李三应邀亦加入到酒席当中,四人共同饮酒。途中,李三离席回家后,其他三人仍继续喝酒。至晚上10时许,张某喝醉后即睡到李一客厅沙发上。翌日零时许李一查看张某时发现其情况异常后,随即报警。警方确认张某系酒后猝死。死者的亲属遂起诉至法院。法院经开庭审理后认为,三被告与死者相约共同在酒桌上喝酒,相互间负有规劝、提醒、照顾的义务。张某参作为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自然人,应知道自身状况以及饮酒的危害,仍然放纵自身行为,对其死亡应自负75%的责任。被告李一作为酒宴的组织者和家主,应对来客尽到更多的安全保障和劝诫、救助义务,但直到张某酒醉时才散席,且任由其躺卧在其客厅上睡觉,存在明显过错,故应对张某的死亡后果承担10%的责任。被告李二系张某的工友,对张某的身休状况及酒量应有所了解,但直到张某醉酒后躺卧在客厅沙发时,仍未尽必要的照顾义务,且不能证明喝酒时已对其进行了及时的提醒和劝诫,存在一定过错,亦应承担10%的责任。被告李三此前虽与张某素不相识并提前离席,但其基于与同桌饮酒人之间产生的特定的权利义务关系并未因此消除,其不能证明对张某已进行了及时的劝诫和提醒,故亦存在过错,只是过错较小而已,应承担5%的责任。
判例二:王强给被告陈坤修完四轮车,陈坤邀请王强及吴风等6人去食堂吃饭。当晚9点左右,王强回家睡觉时死亡。
王强的亲属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6被告承担民事责任。
法院经审理认为,死者王强作为成年人,应当预见到过量饮酒的危害,特别是明知自己患有高血压病不能喝酒却仍然喝酒,对于自己酒后猝死的后果,本人应承担主要责任。6被告与王强同桌喝酒,在明确得知王有病不能喝酒情况下却未尽到注意义务。6被告的倒酒、劝酒行为与王强死亡之间具有相当的因果关系。6被告应当对自己的过失行为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考虑到侵权人的过错程度、侵权行为造成的后果等因素,法院判令6被告赔偿各项损失的30%。
法院同时认为,被告陈坤作为酒宴召集人,应对参与酒宴的每个人的健康安全尽到较大的注意义务,并且陈坤作为修车的受益人,酒宴上具有劝酒行为,应承担较大责任。另二被告吴风、张峰在酒宴上也有劝酒行为,应承担次要责任,其余3被告对王强的死亡未尽到注意义务,也应承担一定责任,基于上述判断,法院对6被告的赔偿责任做了如下划分:被告陈坤承担1/3,被告吴风、张峰共承担1/3,另外3被告共承担1/3赔偿责任。6被告构成共同侵权,依法应负连带责任。


那么,醉酒者自己没有受伤,却因醉驾导致他人受伤、死亡,同饮者、劝酒者反而不承担责任?从法律意义上说,同样的行为导致同类型后果,行为人自然要承担同类责任。以醉酒而论,同饮者承担民事赔偿责任的法律基础是过错责任,导致的后果是他人伤亡。为什么导致醉酒者自己受伤和死亡就承担责任,导致第三方伤亡就不承担责任?如果说,醉酒者本人受伤是醉酒的直接结果,导致第三方伤亡是间接后果,必须有所区分,这种区分究竟是责任有无的区分还是责任大小的区分?
假设朱某确有同饮之人,且确有劝饮行为,在朱某电招代驾之后,为什么不等代驾到来就任其自己开车?第一个代驾不肯来,为什么不帮他另招一名代驾?假如同饮者这样做了,惨烈的车祸不就可以避免了吗?明知朱某已经醉酒,还放任他自己开车,对车祸导致的惨烈后果没有责任?不承担后果?
笔者认为,如果说令同饮者承担责任会触发争议的话,至少有深入讨论的必要,更有司法探索的必要!


Contact us 南京市湖南路1号凤凰广场B座(西门)19楼
    全国电话 : (+86) 25-83657365 / 传真 : (+86) 25-83657366 / E-mail : fdyh@fdyh.net
Copyright ©1980—2016 江苏法德永衡律师事务所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苏ICP备09094868号 Designed by EP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