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法人员该因错案被追责吗?——由冯志明案看司法追责

发布日期:2016-11-10    【字号:  

作者吴明秀,法德永衡律师事务所首席合伙人,拥有26年执业经验,现为东南大学兼职硕士生导师、西南政法大学客座教授。
题记
There is no doubt, if there were a super-Supreme Court, a substantial proportion of our reversals of state courts would also be reversed. We are not final because we are infallible, but we are infallible because we are final.                                                                     ——from Jackson, Brown v. Allen (1953)
(题记:毫无疑问,如果在最高法院之上还有一个“超级最高法院”,也许大量推翻州法院判决的判决同样会被推翻。我们不是因为绝对正确才具有终局性,而是因为具有终局性才绝对正确。——杰克逊大法官,布朗诉艾伦案,1953年)
1996年4月9日,内蒙古蒙古族青年呼格吉勒图因“4.09毛纺厂女厕女尸案”被定罪,61天后被执行枪决,直至2005年被人称为“杀人恶魔”的犯罪分子赵志红因其他案件被抓获,主动交代其为“4.09毛纺厂女厕女尸案”的真凶后才真相大白。后又直至2014年12月25日,内蒙古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才为呼格吉勒图平反,宣告其无罪,并对其亲属作出了国家赔偿。此案在全国范围内掀起了极大的舆论反响。

2016年10月18日,当年在呼格案中负责侦查领导工作的内蒙古自治区呼和浩特市公安局前党委书记、负责刑事侦查工作的副局长冯志明被判处十八年有期徒刑。这原本应是一件大快人心之事,但网络舆论对此却表示了极大不满。原因是冯志明被一审法院认定的罪行中仅包括受贿、巨额财产来历不明、非法持有枪支弹药罪,但却并未因在呼格案中的“罪错”承担应有的罪责。更甚者,有舆论直接呼吁:当以“故意杀人罪”判处冯志明死刑。
除冯志明以外,被认为是杭州“叔侄冤案”主要责任人的“女神探”聂海芬也曾身陷舆论的漩涡,且据传并未受到严重处分。
冯志明贪赃枉法、私藏枪支,触犯了刑法,被绳之以法是应该的。但警官、检察官与法官办错案件,使人损失了财产、合法权益,丧失了人身自由乃至生命,是否必须被追责呢?对于这个问题,似乎毫无疑问应当给予肯定的回答。然而,纵观国际司法实践却发现——令绝大多数人难以置信——不宜追责。

案例回顾:爱尔兰共和军成员被无罪释放
1995年11月,四名被英国法院判处重刑的爱尔兰共和军成员,被宣告无罪释放。
事情的原委是,1984年10月12日,英国最大的政党之一、当时的执政党保守党在伦敦布莱顿大饭店召开年度大会时,饭店内发生爆炸,造成4人遇难,34人受伤,连保守党主席撒切尔夫人都险些遇难。经英国情报机构与警方侦查,罪魁祸首原来是国际公认的恐怖组织爱尔兰共和军。他们要求英国政府立即同意英国所属的北爱尔兰与英国分离后与爱尔兰共和国合并,使北爱尔兰成为爱尔兰共和国的领土;但执政的保守党对此坚持强硬立场,坚决不予同意。于是爱尔兰共和军趁保守党召开大会时策划和实施了这起惊天爆炸案,震惊了世界。
警方一共抓捕四人。当时的证据表明这些人确属爱尔兰共和军成员,并且也具备作案时间,但他们坚决否认自己参与了布莱顿大饭店的爆炸案。经鉴定专家检验,他们的指甲缝里留有的炸药原料残存物与布莱顿大饭店爆炸现场采集到的爆炸物原料相同,而依这些人的职业活动看,他们没有机会接触到此种炸药原料,而且他们也无法解释,自己指甲缝里的炸弹原料残留是从何处而来?很显然,爆炸所用的炸药是这些人制造的,以至于原料残积留存在他们的指甲缝里。法院据此事实和逻辑,由大陪审团判定四人有罪,然后由法官判处重刑。


然而,事隔十一年后,参与当年鉴定工作的一名鉴定专家却披露说,他当时考虑了一种可能:其他真正制造恐怖事件的人,在接触爆炸物原料后可能没用水洗手,而是在毛巾一类棉织物上擦手,将爆炸物残留物留在了棉织物之上,其他没有接触爆炸物原料的人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又用了该棉织物擦手,导致手部残留了爆炸物原料细末;但因为当年受到了太大的舆论压力,出于对恐怖主义卑劣行径的愤怒,他在出具技术报告时故意忽略了这种可能性!
在鉴定这一专业事项面前,如果鉴定人不主动提示这种可能性,谁也不会想到其存在。大陪审团正是因为没有注意到这一点,因而判决被告人有罪。
然而,这毕竟是一种客观可能性;它的存在即决定了检方对被告人指控的证据达不到“排除合理怀疑”的安全值标准!时隔十一年之后,英国法院宣告被告人无罪,英国政府最终对“含冤”入狱十一年的被告人给予了赔偿。
存在无罪的可能性,即说明被告人真的没有实施犯罪?事实上,他们被宣告无罪不是因为他们确实没有参与作案,而是检方不能百分百排除他们未参与作案的可能性而已。
此案从被告人被抓到被判刑,经历了英国警方、检方、鉴定专家,还经历了被告人的辩护律师团队、英国高等法院的法官、陪审团,乃至享誉世界的英国上诉法院、枢密院的大法官们,甚至还应包括那些跟踪报道此案的报社记者及编辑、主编、报社。若要追问此案的罪责,究竟过错在谁?鉴定专家当年故意忽略了前述可能性,固然有错,但他只是提供技术分析的人,而那种可能性只是个逻辑问题,他的后面还有那么多经过多年严苛法律教育、具有深厚法律背景、司法实践经验十分丰富的警官、检察官、法官、律师也没有发现那种可以说微乎其微的证据罅隙或逻辑缺陷啊,他们没有责任吗?谁都有责任,谁也都没责任,他们只是没有发现或者发现之后没有说出来那种可能性罢了。
根据英国法律,“法官不因审判活动而追责”是一项铁律。因此,没有任何个人为此遭到追责,国家赔偿被告人一笔巨款了事。在英国的公众舆论中,也没有人要求对任何人追责。


反思:司法中的“废品”、“残次品”如何认定?
人们往往容易忽略,司法是一门非常独特、对严谨性要求极高的科学,司法工作是科学性很强的工作,就刑事案件的审理而言,每一个司法案件的审理,都是一个复杂的系统工程。如果能将司法案件的审理看着是流水线生产,相比于汽车、手机生产线上的技术人员和工人而言,司法工作者犯“错”的概率实际上要大的多。因此,流水线工人对经其手生产出的废品、残次品应当负有责任,但对司法人员却不能这样要求,因为他们的“流水线”要复杂的多,极难操作;汽车、手机上生产的废品、残次品非常容易识别,而司法审判中的“废品”、“残次品”究竟如何认定?
一个基层法院法官就某个具体案件所做判决,经当事人上诉至上级人民法院后被改判了,就说明上级法院的法官更高明?改判就是正确的?事实并不总是如此。
生产线上的工人面对的是可触摸、可操作的机器,司法人员面对的是写在纸上的程序、证人证言等等,没有机器,也没有任何有形的物品(除非案件中出现了实物证据);生产线上产出的产品,可经有形的检验以验证其为正品或残次品、废品,司法案件的审判结果却缺乏有形的标准可以经受检验。呼格案若非十几年后那个真正的杀人者赵志红坦白其罪,对呼格吉勒图的审判,就几乎无法去验证其正确与否。这就是司法,就是司法审判与流水线生产不同的地方。
因此,流水线工人对产品负责,而司法人员仅对程序负责。
那么,就让那些素质不高、不时爆出腐败丑闻的司法人员玩弄程序,枉法裁判不受处罚?
不是的。惩罚从来不是目的。司法质量低下,司法公信力沦丧,已经成为我国社会建设中的一个非常突出的问题。怎么提高司法质量?从司法规律的角度看,只有提高司法人员的就职门槛,只有保障司法人员的职业尊严,只有不断加强他们的职业学习,只有淘汰那些被实践证明司法能力(请注意,不是指品行;“司法能力”在此专指“程序意识”)低下的司法从业人员,只有花费时间培育高尚的司法文化,才有出路;而从根本上说,只有严格执行程序法,才能提高司法质量,提高司法公信力。我国的《刑事诉讼法》于1979年颁布实施,但由于受极左路线的影响,实践证明很不科学,后经多次修订,条款已经相对完备。可是真正得到贯彻执行的究竟又有几分?有几个刑事案件的审判法庭上真正出现过证人?又有几个证人经历过真正的交叉质证?多少案件能不受法律外的因素干扰?又有多少庭审不是走走过场,匆匆完事?
王桂荣案是谁的悲哀
证人证言,被称为证据之王(king evidence),在我们的法庭上辩护律师见不到证人却已经是常态,见到证人并有机会向其发问,简直已经成为辩护律师的“奇遇”;定罪的关键证据往往是几张记录证人证言的笔录纸。
最近爆出河南省周口市川汇区法院前庭长,有着三十几年刑事审判经验的老法官王桂荣因在一起涉及土地使用权的诈骗案中判处被告人有罪之后被追究刑事责任的事件。整个事件的核心是当地政法委干预案件处理,似乎掺有复杂的社会因素,但单纯从法律的角度看,导致翻盘的关键因素是当年作证证明被告人有罪的“五个关键证人全部做出了与之前相反的证言”。 
笔者想知道的是,这五个关键证人当年到庭接受交叉质证了吗?他们如今改变证言,证据的采集形式如何?符合程序法的要求吗?虽然从公开资料中找不到明确答案,但根据司法实践经验悬猜,他们当年没有到庭接受交叉质证,如今改变证言后,也未经过开庭审查与交叉质证。
这是王桂荣的个人悲哀,还是整个刑事司法制度的问题?


在真正健康的司法制度下,司法人员只对程序负责,但程序必须得到严格执行!现在的程序法得不到严格执行,有关证人出庭接受交叉质证的条文几乎沦为具文,责任在谁?在具体的司法人员吗?显然不是的,是在整个司法体系的价值取向出现了偏差。
在笔者看来,只有在主观故意或重过失的情况下,有确切证据证明在刑事侦查、检察起诉和审判中存在故意捏造、变造、毁灭、消除、隐匿证据的故意犯罪,或严重违背程序法的行为,才应当追究司法人员的罪责。而只有真正出现警官、检察官或法官故意严重违背程序而被追责的现象之后,中国的司法质量以司法公信力才会有真正的提高。



Contact us 南京市湖南路1号凤凰广场B座(西门)19楼
    全国电话 : (+86) 25-83657365 / 传真 : (+86) 25-83657366 / E-mail : fdyh@fdyh.net
Copyright ©1980—2016 江苏法德永衡律师事务所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苏ICP备09094868号 Designed by EP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