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敬龙案:杀与不杀,我们应当考量什么?

发布日期:2016-11-10    【字号:  

河北省石家庄市长安区30岁农民贾敬龙,在2015年2月19日,用射钉枪射杀了本村村长兼村支书何建华,后经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和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两审,被判处死刑立即执行,最高法院于日前下达裁定书核准对贾敬龙执行死刑,引起轩然大波。法学界的专家学者与律师同行们纷纷撰文从各种角度质疑死刑裁定,认为贾敬龙罪不至死。本文愿从司法的价值取向出发,作稍许思考。


贾敬龙资料图
此案若发生在十年前,不会有任何争议,可是放在今天却大大不同。怀有朴素正义观的民众或许要发问:一个个罪恶昭彰的贪污、受贿超过亿元的“大老虎”都能免于一死,为何偏偏杀一个看起来多少有些屈辱、含有激愤杀人情节和或可认定的自首情节的农民?如果说“罪大恶极,不杀不足以平民愤”是人民法院判处被告人死刑立即执行的前提条件,那么一个无权无势的壮年农民,与那些贪腐情节极其恶劣的贪官污吏相比,谁更符合这一条件?
司法不能脱离社会价值而存在,而根据不同的社会价值衡量,杀和不杀都有其道理。
一、杀,自有杀的价值
贾敬龙杀人案的被害人何建华,因坚决实施城中村改造而与贾敬龙结怨招致杀身之祸,何的行为也许有些过激,但如果凶手得不到最严厉的惩治,今后的征收、拆迁会不会受到严重阻碍?负责农地征收工作的基层干部的积极性会不会受到挫伤?全国的农地征收进度会不会放缓?城市化的进程会不会受到直接或间接的阻碍?农地征收的补偿标准会不会因此而被抬高,使得中国的城市化进程付出更高的时间和金钱的代价?并且从引爆舆论角度来看,需知被害人何建华也有亲属和律师,如果不杀贾敬龙,他们也可能不服并把案件结果公之于网络,从而影响千千万万负责农地征收的基层干部与工作人员。

网传贾敬龙房屋被强拆现场
如果答案是肯定的,那么河北省两级法院和最高法院以保障及促进中国多快好省的城市化进程为社会价值取向,就没有错。从这个意义上说,三级法院对贾案的处理,兼有“刑罚报复主义”与“阻吓主义”的考量。
二、不杀,亦有不杀的道理
何建华被杀,据媒体报道与他片面追求征收进度,对贾敬龙的个体需求、人格尊严重视不够、手段有些简单粗暴有关。虽然媒体报道未必真确,但类似的案例已经屡见不鲜,征收农地的安置与补偿条件在某些地区仍然偏低,负责农地征收的基层干部和工作人员作风粗暴,已经极大地伤害了作为社会最底层的部分农民,造成了底层个体的长久之痛与社会整体的深远矛盾,也是不争的事实。


网传贾敬龙站在自家平台手举国旗站立
贾敬龙杀害何建华是触犯重罪无疑,但当下舆论旋涡中的贾敬龙是不是可以作为农地征收中受害农民群体的一个极端的典型呢?从某种意义上说,是受害农民的一个代表?如果是这样,河北省两级法院和最高院为何不能本着“慎杀”原则,体现“慎杀”精神,判处贾敬龙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并终身不得减刑——如苏荣等大老虎一样?
三、社会价值冲突下的皈依——司法公信力
尽管司法,尤其是我国司法,往往不得不担负必要的社会职能,体现特定的社会价值,可是,当两种或多种社会价值发生冲突时,司法必须皈依其自身的核心价值。
当下司法最核心的价值取向是什么呢?是司法公信力!


提高司法公信力是目前司法核心价值
在一个又一个大老虎被“赦免”的同时,掏鸟窝的大学生却被判十年有期徒刑;持有仿真枪的福建少年被判十年,而呼格案的制造者、呼和浩特市公安局前党委书记、副局长冯志明持有三支真枪和数百发子弹却仅被判三年有期徒刑……
在一个个判罚悬殊的案件背后,在社会舆论为之鼎沸的大环境下,司法公信力就是公平!唯有公平量刑,才会减少司法的社会公信力的进一步丧失。一边对一个又一个贪腐金额为天文数字的大老虎免于死刑立即执行,一边却对一个弱势群体中的三十岁农民痛下杀手,多少会使司法公信力受到进一步损害吧?不杀贾敬龙,未必能挽回多少民众对司法的信任,但杀了贾敬龙则必定会进一步损害司法公信力。
大老虎们的贪污受贿与贾敬龙故意杀人,在刑法上性质不同,一个是经济犯罪,一个是侵害公民人身权利犯罪,强求一视同仁地体现“慎杀”精神,从专业角度看也许并不合适,但特殊的历史条件却决定了,要想减少对司法公信力这一根本性的核心价值的损害,在贾敬龙案中贯彻“慎杀”精神应是十分必要之举。






Contact us 南京市湖南路1号凤凰广场B座(西门)19楼
    全国电话 : (+86) 25-83657365 / 传真 : (+86) 25-83657366 / E-mail : fdyh@fdyh.net
Copyright ©1980—2016 江苏法德永衡律师事务所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苏ICP备09094868号 Designed by EPSO